尤尔根·克林斯曼:先驱者开拓者丨英超60星 vol05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ianshunjj.com/,英超

The Athletic进军英国市场一周年,他们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来评选一次英超60大巨星。他们说,这份榜单的价值不在于排名,而在于故事。

1994-95赛季,尤尔根·克林斯曼为热刺攻入了29粒进球,但却无法阻止热刺在赛季末四大皆空。不过,从加盟时被一众评论员嗤之以鼻,到一年后成为无人不爱的超级巨星,克林斯曼在英超的唯一一个完整赛季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旅程。

1994年夏天,克林斯曼以200万欧元的转会费从当时由温格执教的摩纳哥来到北伦敦。1994年世界杯结束后,克林斯曼驾临英伦依旧引起了一些排外的情绪。尽管当届世界杯中,英格兰甚至没能进入决赛圈,而德国也最终卫冕失败,但1990年时克林斯曼率领德国将罗布森麾下的国家队挡在决赛门外,依旧让英格兰球迷感到耿耿于怀。

大部分英国的足球评论员狠狠地挖苦了克林斯曼在场上面对对手侵犯时的夸张反应。1990年世界杯决赛,淘汰了英格兰进入决赛的德国对阵阿根廷,克林斯曼用那次著名的夸张倒地赚得了一张对阿根廷后卫蒙松的红牌。

尽管这位前国米射手在1994年世界杯攻入了五球,距离金靴只有一球之差,但克林斯曼的「跳水」被英格兰人视为德国足球典型的道德缺陷。

不过时任热刺主席阿兰·苏加并没有理会这些典型的刻板印象。在之前一个赛季排名仅仅第15的热刺,因为财政违规而面临着新赛季联赛罚分12分并且在足总杯禁赛的处罚。

尽管这两项处罚在后来被上诉推翻,但当时的热刺急需一剂强心针。白手起家成为百万富翁的苏加后来回忆说,他为了能签下克林斯曼锲而不舍地追求了数周,才最终得偿所愿。

克林斯曼的传记作者迈克尔·霍里尼说,当时克林斯曼正在他位于摩纳哥的公寓中,接到了一通来电。

「那你去窗户边上看一眼,伙计,看一下旁边的船坞。蓝色的那艘船是我的,我在这里等你。」

在当时,克林斯曼收到了巴塞罗那、马德里竞技、热那亚的报价,而拜仁慕尼黑和阿斯顿维拉也与他有过接触,但他依旧被苏加的坦率吸引了。苏加一方面提供了超过15000镑的周薪,这比热刺队内最高薪球员的薪水还高了一倍。另一方面,苏加展示了他的计划,他希望热刺能先在下赛季获得欧联杯资格,随后加入争冠的行列。

第二天,他们就一份两年的合同达成了协议。因为担心克林斯曼违约,苏加把摄影师叫到了船上拍摄了签约场景。

热刺当时的主帅奥斯瓦尔多·阿迪列斯说,当时克林斯曼对于他的球队来说是「一个完全不同级别的球员」。在当时,这笔签约跟签下马拉多纳没有太多差别。

不过,很多人不以为然。《泰晤士报》的一篇评论中,说克林斯曼是「世界足坛最遭人恨的球员,最大的骗子」,称克林斯曼最擅长的技术是「在禁区内跳水,欺骗裁判,然后赢得点球」。

甚至作为热刺球迷的《伦敦旗帜晚报》的专栏作家马修·诺兰都在一篇文章中称,克林斯曼的国籍「注定了他难以被大部分季票持有者都是犹太人的热刺所接受」。而《世界新闻》的两个记者尾随克林斯曼与女友进入他们在肯辛顿的酒店后惹怒了克林斯曼,但这两个小报记者随后就在报纸上刊文直斥克林斯曼的「纳粹风格」。

30岁的克林斯曼很难理解这样的敌意,但他知道如何面对——一个朋友告诉他,面对偏见的最好办法就是自嘲。在他加盟热刺后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克林斯曼原本准备带着潜水眼镜和呼吸管出场,不过最后作罢。他选择用了更简单的方式。他在发布会上向记者询问,伦敦最好的潜水(diving)学校在哪里。

第二场很快就到来了。在他的英超首秀中,热刺客场4-3战胜谢周三,而克林斯曼也完成了处子球。破门之后,克林斯曼在队友谢林汉姆的建议下,选择了用一个跳水的姿势来完成庆祝。

四天后,当克林斯曼在白鹿巷面对埃弗顿完成一次倒钩破门后,所有的队友都参加到了这次跳水庆祝中。然后克林斯曼再入一球,力助球队2-1取胜。白鹿巷上空久久回荡着他的名字。

很多评论员担心,这位外来前锋是不是会颠覆英格兰足坛长久以来的传统价值观。但事实是,克林斯曼帮助新成立的英超联赛增添了国际吸引力,并成为了英超不断成功的助力。

在他之前,很多英格兰球迷都会质疑,英超外国球员在周二晚上潮湿的考文垂能否适应。在他之后,很多英格兰球迷都疑惑,这位职业生涯如此成功的球员为何会加盟伦敦郊区的球队。

克林斯曼来到英格兰时,英格兰俱乐部刚刚结束5年的欧冠禁令,新成立的英超从技战术到球员都与当时欧洲大陆的顶尖水平产生了距离。坎通纳在曼联的确引人关注,但像阿森纳和利物浦这样的传统球队,在当时最好的欧洲球员仅仅是丹麦国家队的边缘中场。而克林斯曼的老乡,效力于曼城的乌韦·勒斯勒尔,是1994-95赛季射手榜前12名里唯一一个非英籍球员。

短短的两个月里,媒体的评论完全改变了。曾在克林斯曼登陆英伦时写「为何我讨厌尤尔根·克林斯曼」的卫报作者如今在专栏里写「为何克林斯曼是德国的完美大使」。还有个特别的谐音梗:Cleansman。

克林斯曼将工资的一部分捐给非政府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穿衣风格就像一个德国来的留学生,开着一辆经典的大众甲壳虫。他成为了BBC老牌节目《今日比赛》里第一个作为评论嘉宾出现的现役球员。

不过在热刺卖出上万件克林斯曼球衣的同时,在他的家乡德国,记者们正在讨论着这个克林斯曼征服的奇怪联赛:裁判几乎不会因为犯规吹哨,球迷为后卫解围出边线喝彩,球队经常在赛后去乡间酒吧庆祝。克林斯曼告诉德国记者,他非常享受在这个现代足球的故乡踢球——纯正的、不加修饰的、直截了当的足球。进攻,进攻,还是进攻。

时任热刺主帅阿迪列斯在10月就下课了,当时热刺在12场比赛后排名积分榜后半段。当时,克林斯曼被邀请担任球员兼职主帅,但他拒绝了。之后来的新帅盖里·弗朗西斯给球队后防线带来了一些稳定性,但最后热刺依旧在足总杯半决赛被埃弗顿1-4淘汰,而在联赛里距离欧联杯资格还有两名之差。

记者投票中,克林斯曼当选了当赛季的最佳球员,也是第一个获得英格兰顶级联赛最佳球员的非英籍球员。但克林斯曼还是决定要离开。

他利用合同中的解约金条款完成了转会,前往了拜仁慕尼黑。他的离队气坏了主席苏加。愤怒的苏加在电视上挥舞着克林斯曼的18号球衣,声称他甚至不屑于用这件肮脏的球衣来洗车。

不过一年半后,德国人又回到了北伦敦。他以租借的形式从桑普多利亚加盟热刺,希望在英超保持比赛状态,竞争1998年法国世界杯的席位。在克林斯曼加盟时,热刺依旧深陷降级区。而直到倒数第二轮比赛,热刺才在一场面对温布尔登的大胜后完成了成功保级。

不过,这一段6个月经历看起来只是那个惊人的1994-95赛季的一个注脚。在当时,克林斯曼作为一个三十来岁的外籍球员,对于英超球队依旧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补充,而且为球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其他球队也开始考虑引进外援的可能性。克林斯曼为英超开启了一个群雄争霸的时代,古利特、佐拉、博格坎普和维亚利等欧陆顶级球员先后加盟,为英超彻底打开了全球市场,并让英格兰足球不再像英伦三岛一样孤悬于主流足球之外。

「我当然感觉到了英超正在快速崛起,我相信他们可以与其他顶级欧洲俱乐部竞争顶级球员,可以在欧洲赛事里取得成功,可以赢得更大范围内球迷的支持。英超在这些年的发展着实美妙,而我非常自豪能在初期就成为其中一员。」

本文编译自The Athletic,原文作者Raphael Honigstein。点击链接阅读原文。

关注「不懂球专栏」,将在英超休赛期持续分享The Athletic「英超60星」系列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